王富海原为舟山市质监局副局长

2020-11-05 04:31

“这五块牌子都是一套人马。”王富海告诉《民生周刊》记者。

而针对舟山市市场监管局目前的人员结构,王富海认为副局长和中层的数量依然有减的空间,领导多、处室多并不利于工作的协调。“主要是时间太短,也无可参照的案例,机构调整还在进行。”

食药机构改革推行已经一年有余,这场全国范围自上而下的改革,虽然没有严格按照预定时间完成,但也初见成效。

为顺利推进体制改革,此次改革涉及的舟山市财政局、农林与渔农村委员会、旅游委、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等单位,其改组后的一把手均从其他部门调任,改革涉及到的原职能部门一把手均未出任新部门一把手。

2013年8月21日上午,浙江舟山市举行群岛新区创新行政体制工作动员大会,新区行政体制改革正式启动。根据舟山新区党工委、管委会和舟山市委、市政府部署,要求于9月底之前基本完成改革的主要工作。

“市里要求我们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拿出机构重组后的三定方案,时间紧,任务重,很多事情来不及准备,连找个集中办公的地点都难。”舟山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副局长王富海回忆说。

“建立最严格的食药安全监管制度”的观念已经深入人心,具体怎么建,中央和地方都还在摸索。在食药机构改革中,国家指导意见强调了方向和原则,具体的方案设计留给了地方政府。

三局已经融合,为何还要加挂原职能部门的牌子?王富海解释称,这是出于“对外”和“对上”的考虑。“对上,浙江省级层面三个部门还都存在;对外,则存在其他省市是否认同市场监督管理局的情况。原来部门的牌子使用得很少,我们现在的思路是能用市场监管局的名字就用市场监管局,但有时实在避不开,需要用原部门的牌子适当补救。”

四块牌子七名副局

浙江省舟山市市场监管局于2013年10月28日正式挂牌。刚刚履新不到一年的舟山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局长陈麟将舟山的改革形容为“不但要将几个鸡蛋放在一个碗里,还要将鸡蛋打碎再搅一搅”。舟山并不是在原有的食药局的基础上融合工商、质监等部门的食品监管职能,而是选择工商、质监、食药监局“三局合一”的大市场监管改革模式。

历经近一个月的准备后,9月27日,舟山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宣告成立。舟山市原质监局的办公楼改为舟山市市场监管的主要办公地点。在其办公楼大门口,挂着“舟山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的牌子,而楼门口的墙壁上,则加挂了四块牌子,分别为舟山市工商市行政管理局、舟山市质量技术监督局、舟山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舟山市食品安全委员会办公室。

在三局合一前的2013年8月19日,《舟山群岛新区行政体制改革方案》获得了浙江省委、省政府的批复,舟山三局合一改革随即成为该市行政体制改革的一部分。

相比舟山,浙江境内其余十个地市均采用了“两局合一”的模式,即工商局和食药监管局合一,并承接质量技术监督局的食品监管相关职能。舟山为何选择三局合一?

“我是业务出身,三局合并后也需要业务人员,所以没什么好担心的。”谈到改组之初的心情时,鲍艳认为稽查支队上下人心并未有大的浮动。

王富海认为,大市场监管是国家层面一直倡导的改革方向,而另一个大的方向是,食药监管力量在不断加强。“三局职能互补,能够体现这两个大的改革方向。同时,在舟山改革之前,广东深圳已有过类似试验,受此启发,舟山结合自身实际采用了三局合一的模式。”

此外,重组后的舟山市市场监管局,目前共有7位副局长,从目前侧重的工作内容来看,可以看出改组前其所在的市局部门。

根《民生周刊》记者了解,舟山市原质监局局长严国强在短暂担任市场监督管理局副书记、副局长兼质监局局长后,于今年3月份调任舟山市供销社担任社长;原食药监局局长周志军目前已退居二线,从事相关调研工作;原工商局局长蒋海峰“个人申请提前退休”。

改革推行到地方,面临各种体制机制弊端。各地机构改革进行快慢不一,模式也千差万别。改革的相关部门就各自利益展开了博弈,最后能否形成对食药安全监管最有利的局面,考验着地方政府的改革智慧。

“三局合一”的舟山样本

根据王富海提供的数据,改革后,舟山市原工商、质监、食药监管三局的内设机构减少了21.4%,总行政编制也相应缩减了17.2%。查看新市场监管局的领导班子构成可以发现,陈麟任市场监管党委书记、局长,并兼任舟山市工商局、质监局、食药监局局长。

反映在具体职务上,王富海原为舟山市质监局副局长,主管产品质量监管。三局合并后,他的分管增加了企业信用管理;原市食药监局副局长柴正其分管食品综合协调处(监督检查处、应急管理处)、食品生产流通监督管理处、餐饮食品监督管理处;原本在舟山市食药监局担任稽查处处长的鲍艳,如今的身份已变为舟山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稽查支队食品药品稽查处处长。

王富海坦言,为了稳定人心及不影响业务工作,舟山市场监管体制改革并未牵扯到个人利益,即三局原有人员的数量及职级均未发生变动,人员也未有裁剪,合并后减少的编制实为原三局内部的空编制。

5月28日清晨,庄永(化名)如往常一样开始打理他的包子铺。狭小的店面里,墙面悬挂的营业执照上依旧加盖着舟山市工商局的红色钢印,小店需要接受的工商、卫生检查一项也没减少。唯一不同的是,前来抽查的执法人员已统一来自一个新的部门——舟山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下简称“市场监管局”)。

目前,基层食药机构的调整还在攻坚阶段。他们遇到了哪些问题?将向何处去?这些问题值得人们持续关注。

“行百里者半九十”,国家、省级层面食药机构调整的完成并不能代表这场改革的胜利,改革在市、县,乃至乡镇一级的成效才是最重要的答卷。

他所提及的舟山本地实际,指的是其原工商局内部具有完整的基层组织网络体系;质监局具有较强的检验、检测技术支撑能力;而食药监管这一块则以综合协调的职能见长,但人员较少、专业性强、工作压力大,经常需要牵头协调其他部门的力量和技术。

舟山市市场监管局一位内部人士认为,舟山市原工商、质监、食药三局一把手去留问题的“有效”解决,确实加快推进了三局融合速度。